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十万个为什么[无限] > 第101章 茅十七牵着师弟走进房间将门关上

第101章 茅十七牵着师弟走进房间将门关上

区真的曾是龙穴,那飞龙斩翅,由阳转阴所带来的怨晦应该更强才对,这里早该变成一处至晦至邪的阴穴才对啊。

也难怪茅山那些弟子看不出来,他实在不好意思怪人家学艺不精。

“地图,谁有津市的地图!”

茅风林突然出声了。

大伙儿面面相觑,谁出门随身带着地图啊。

倒是一直站在顾楚身后的蔺墨眼前一亮,掏出手机,默默打开了千度地图,然后递到了茅风林手里。

看到他的举动,林真仪等人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平日里忙着修炼和世俗事务,倒还真不怎么玩手机,以至于思维一时没转变过来。

茅风林也没想那么多,接过手机,在上面不断滑动,放大缩小手机中的图片。

“反了,全都是反的,一开始就错了!”

他激动之余将手机扔了出去,三十多楼的高度,蔺墨用自己超5.0的视力证明,他心爱的手机已经粉身碎骨。

高空抛物加损害他人财物,这老头真刑啊!

顾楚在看到茅风林举动后的第一时间就看向了蔺墨,对方脸颊微鼓,肯定是气到了。

茅风林怎么知道,他这随手一抛对一个网瘾青年的伤害有多大。

第148章颠倒

“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都反了?”

龙虎山的老道长的眉头都皱出了一个横向的川字,完全不理解茅风林刚刚那句话的意思。

“阵法反了,乾坤倒挂,阴阳颠倒!”

茅风林的解释并不详细,至少在顾楚等人听来,这句解释跟没解释一样,反倒是几位道门的长者若有所思,站在天台凝视下方。

“那里是什么?”

茅风林掐算着的手指一顿,指尖指向了小区下方一个位置,那么大一片空地就这样孤零零空着,没有绿植,也没做硬化,泥土的颜色看起来和周围也有些区别,好像是刚动过土一样。

顾楚顺着他手指的角度看去。

“那里原本是一个水池。”

顾楚说完顿了顿。

“这个小区真的没多大问题,就是大门朝向有些不对,还有小区水池位置开在了煞位上,水主开源,等于给煞地开了孔,整个小区的磁场就不对了,当时我们就让人把小区的池塘给填了,又在大门底下埋了符,早就已经把问题处理好了,以上是刚刚你们茅山派弟子的原话。”

她重述着刚刚他们进入小区时,那几个茅山派弟子说的话。

“还改动过啊?”

龙虎山老道长也看向了那个被封起来的小池塘,因为他来的晚,不曾听到过这段话,因此一开始,也没注意到这个地方。

他观察了一下小区的整体布局,按照他一开始的推算,小区已经有龙穴的雏形,那个位置要是水池的话,等于泄气,重新填起来是对的,如果换做是他,在来到景苑小区勘测完后也会选择这么做。

但事实证明,这个小区的风水远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茅风林这老头还特地点出了这个水池的位置,难道他看出了什么端倪,小区的问题就在这个水池之中?

“果然……”

茅风林冷笑一声,看来全都在他们的算计之中,那些人早就安排好了计划一旦被发现后的下一步棋,直接将他们这些人之后会做的事,安排在了棋局之中,比如填埋水池。

他看向一旁的顾楚,听说江信是她抓的。

老头浑浊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暗芒,恐怕没有江信拖出来的那条暗线,公平会的人也会在恰当时机,让他们发现这一盘棋局,只是现在提早了。

提早了呀……呵呵……恰恰是早了那么一段时间,倒成了破局的关键,要是真的等到他们主动曝光,恐怕早就来不及了。

“你这人说话真费劲,老跟猜谜似的。”

跟茅风林一块过来的那几位前辈都快翻白眼了,气他说话老吊人胃口。

“阴阳颠倒,堵即是疏。”

茅风林瞥了眼抱怨的人,就跟看弱智似的,说完这两句话后,就转身离开了天台,他本就是道门里出了名的不合群,这般不耐烦的表现也属寻常发挥。

“什么毛病!”

那个眼神气的几个老头直跳脚,这不还是跟没说明白一样吗,只能跟上去接着追问。

“阴阳颠倒,堵即是疏……”

这一次顾楚没跟上去,她反复呢喃着刚刚茅风林说的那几个词,心中隐约有一个猜想。

刚刚那几位道门的前辈说过,这个小区从分水布局上来看,运势极佳,可那样邪祟的东西在这块地下埋了近二十年,怎么可能呈现那么好的运势呢,显然这里头问题很大。

再结合茅风林刚刚的那几句话,有没有一种可能,有人早早布置了一种颠倒的阵法,使得阴煞呈祥,那一块看似煞位的水池,或许是这个阵法里唯一的生机,当生机被堵住后,阴煞开穴,整个穴眼就被激活了。

在进入《十万》后,顾楚也曾翻阅过许多道门、佛门的资料,她曾经看到过一个有关养尸地的介绍,传闻中,正派和反派都曾有过养尸的历史,他们会将一些生辰死祭比较特殊,或是含冤而死久久不曾腐败的尸体养在特殊的地方,那类地方有一个统一的特点,就是聚阴少阳,这类阴煞聚集之地,更容易养出厉害的僵尸和厉鬼。

对养尸来说,这种阴煞地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可对于活人来说,那就遭罪了,轻则元气丧失疾病产生,重则一命呜呼。

景苑小区的怪病,极有可能和阴穴被激活有关。

如果她的推测没有错,那么整个津市,整个华国乃至整个世界,到底有多少个类似景苑小区这样,稍作调整,就能被激发的阴煞之地呢?

顾楚更联想到了之前顺藤摸瓜挖出的公平会借由房地产开发布置风水局导致该区域内灵异事件频发的计划,当时异人老曾说过,幸好发现的早,那一个个小风水局竟然只是小小的阵眼,而这些阵眼能组合成一个庞大的阵法,一旦阵法被完成,后果无法估量。特事局已经毁了不少阵眼,看似危机已经解除了一部分。

现在看来,那个阵法真的只是他们调查到的那般规模功效吗,他们真的破坏了这个阵法吗?

眼前的景苑小区就是最好的例子,要知道,在此之前,在特事局的报告中,景苑小区是完全无害的。

顾楚的心情越发沉重。

“走吧。”

顾楚长舒一口气,然后拍了拍蔺墨的肩膀。

他的表情也十分凝重,看来老僵尸八荣八耻学的不错,也十分关心国家和人民的未来啊。

“那个……手机坏了算工伤吗?”

蔺墨扭过头来,声音十分沉痛。

好吧,收回她刚刚对他的褒扬。

“算,等会儿就给你去申请补偿。”

顾楚扯了扯嘴角,不过莫名的,心情放松了许多。

景苑小区已经被确定存在问题,好在已经找到了问题的关键,现在只要改动风水,就能控制住疫病的趋势,问题严重在景苑小区只是一个小小的缩影,在阳光之下,不知道还有多少个类似景苑小区这样的定时炸弹存在。

整个特事局所有能调动的人力都已经被调动了,佛道以及其他散落门派也加派了门下弟子入世,之前勘测过的小区,被一遍遍重复检查,一些原本已经不问世事的长者也被迫出关,显然现在遇到的问题,一般水平的异人已经无法发现解决。

茅风林待在特事局给他准备的房间里,诺大的房间没有任何家居摆件,宽敞的空地上密密麻麻摆满了各种图纸,这些图纸大多都是地图,看的人头昏脑胀。

他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漱了,胡子拉碴,脸颊泛油,衣领敞开着,脚上只蹬着一只拖鞋,神神叨叨。

“咚咚咚。”

敲门声也没打断他的思路,在响了几声后,门外的人转动门把手,选择自己开门。

“师傅。”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出现在门口。

茅风林斜眼看去,“进来。”

茅十七牵着师弟走进房间将门关上,还不忘踮着脚尖避开地上的那些图纸。

“蔺墨,这人你认识吗?”

话是对着茅十七说的,茅风林的眼神却落在小徒弟茅十八身上。

“过来!”

他眉头紧皱,对着茅十八一挥手,下一秒,空中好像出现了一股牵扯力,直接将瘦小的茅十八牵引到他的手下。

茅风林的动作粗鲁,手劲很大,毫不留情在小徒弟的身上一阵按捏,茅十八疼到额头冒汗,却还是咬牙不敢发出声音。

“见过,不熟。”

茅十七低垂着眼,对于茅风林此刻的行为似乎毫不意外,在停顿片刻后,他继续说道。

“之前调查过,查不到他的来历,这个人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来历未知,实力未知,只知道顾楚从警局里将他带回,从那以后两人一直居住在一起,但是从顾楚的生平经历来看,在此之前她和这个神秘的男人根本没有任何接触,这样一来,就只剩一个可能。”

这个可能他没有说,因为他也没办法说出来,但茅风林一下子就明白了。

茅十七的意思,两人是在那个神秘的地方认识的。

这样一来,茅风林就更加焦躁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就他去不得,直到现在,他都只能靠推断,对那个东西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他比你强,废物!”

茅风林直接将手里的孩子甩给茅十七,在小师弟快要摔在地面上的前一刻,茅十七伸出一只手扶在了他的后背,稳住了他的身体,茅十八抿着嘴,很快站起身,伫立在师兄身后。

只是刚刚被按捏过的关节现在还隐隐作痛,站着的时候,都能看到他的双腿和双手在微微颤抖。

“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来历,继续查,他不是和顾楚相熟吗,查不到他,就从顾楚那里下手。”

茅十七眼神平静地听着茅风林的吩咐,就好像刚刚被骂废物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样。

“十八的进度太慢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达到的成就,当初你三天就达到了,你太心软,不如十六。”

茅风林的话很跳跃,一下子话题又回到了小徒弟身上。

“天资不够,后天来凑,人的潜力在生死关头才能激发。”

他显然不满意茅十八的表现,小孩的垂着脑袋,身体抖得更厉害了,他显然听明白了师傅这段话的意思。

“回去吧,下一次,我要听到好消息。”

茅风林不耐烦应付这两个徒弟,在茅十七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又开口了。

“那个东西,只要最强的人,这就是你存在的意义。”

茅十七的脚步顿了顿,茅风林看着他的背影,看到了他点头回应,满意的收回眼神,心思重新回到了那一堆图纸上。

从房间里出来的茅十七眼神冰冷,看着紧闭的房门,转而又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整个人又吊儿郎当起来。

“师兄,我一定会努力的。”

茅十八乖巧地对着茅十七承诺到。

“真乖!”

茅十七摸了摸他的脑袋,笑嘻嘻地说道。

多天真啊,他的备胎。

第149章封门村

景苑小区暂时还封着,不过既然已经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倒也不像一开始那么紧张了,官方对外只说是找到了疫病的传染源,并且很快就能研究出救治的方法,舆情也很快被控制住了。

顾楚对风水阵法没有研究,因此在离开景苑小区后,特事局并没有要求她前往其他可疑小区勘测,对顾楚来说,今天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让蔺墨的存在过了明路。

只可惜蔺墨的来历终究是个秘密,在特事局派人照例问询时,顾楚也只能给他编纂一个从小在深山老林里苦修,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师傅,在师傅去世后才下山出世,因为一桩意外和顾楚结识的老套经历,但这样一番说辞是禁不起深究的,在和公平会关系日益紧张的当下,来历不明的蔺墨还是没办法加入特事局,不过因为他表现出来的实力又让官方难以割舍,最后给弄了个编外的身份。

虽然是编外,但异人身份特殊,他的薪资津贴都和正式成员没什么区别。

其实对于异人来说,来钱的方法很多,特事局给的那点工资很多异人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可对于一个苏醒以来一直吃软饭的僵尸来说,已经分外满足了。

蔺墨十分郑重地将自己的工资卡交到顾楚的手中,从今天起,他也是给家用的男人了,至于他自己,依旧刷顾楚的副卡。

这不,刚从特事局那儿拿了消灭景苑小区五毒的奖励以及代茅风林赔偿的手机费用,蔺墨就迫不及待拉着顾楚来到了手机大卖场。

“我想买这个。”

蔺墨指着柜台里的梨子手机,之前他追的一部吸血鬼电视剧,里头主角拿着的手机就有这个被咬了一口的梨子图案。

看到近万的价格时,蔺墨其实还是有些心痛的,毕竟不久前,他还是一个抱着手机勤勤恳恳拉点赞才从拼夕夕里薅到一百块钱羊毛的男人,但一想到现在自己也是拿薪水的人了,蔺墨的底气一下子又足了起来。

柜台小姐姐看了看蔺墨,又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顾楚。

蔺墨今天的打扮十分普通,一件超市打折买一送一的条纹长袖棉T,一条网淘的水洗蓝牛仔裤,全身上下最贵的可能就是脚上的运动鞋,但也不是什么大牌子,购物节的时候买的,算上优惠券只花了一百多块,这一身打扮,换做其他人穿,可能还会有些土,可偏偏它们穿在蔺墨身上,曾经养尊处优的藩王硬生生将廉价的服饰穿出了矜贵的感觉。

这么说吧,他要是去演电视剧,扮演的人物角色身价低于百亿都让观众没有办法产生代入感。

至少在柜台小姐姐眼中,蔺墨浑身上下都气质就写着有钱两个字。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高富帅,正眼巴巴地看着身边那位帅气的小姐姐,似乎是在等对方结账。

“太贵了,其实手机的功能都差不多,选个两三千价位的就行了。”

冷酷无情的顾楚不为所动,直接将预算腰斩再腰斩。

作为一个本土的僵尸,怎么可以搞崇洋媚外那一套,当然,顾楚绝对不会承认,她拒绝蔺墨买梨子手机的原因是因为她还没用过这么贵的手机。

说来惭愧,好歹也是个拥有特殊能力的异人,可顾楚的经济情况好像一直都没有太大改善,至今为止,她都还是一个背负着房贷的可怜兮兮的社畜。

蔺墨叹了口气,那张清俊中隐约透露着不好接近的威严的面孔此时竟然还有些脆弱。

“成了家的男人就是这么身不由己。”

她是女儿,当爸的要让着孩子。

这话落在一旁的柜台小姐姐耳朵里,直接证明了两人情侣甚至夫妻的身份。

心里有一只土拨鼠在尖叫,好般配的一对啊,而且这个看上去很霸总的男人竟然还十分乖顺。

某种程度上来说,蔺墨确实也是个很好养活的僵尸,虽然没有要到自己第一眼看中的梨子手机,但是其他平价的手机他也不挑,只要屏幕够大,操作够流畅,至少怎么样都比之前顾楚淘汰的那个旧手机强。

拿到新手机的那一刻,蔺墨就迫不及待插卡下载各种软件应用,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顾楚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虚,果然没啥见识的僵尸还是太好糊弄,按照他的能力,搁任何小说电视剧里都得是天王凉破的男主设定,可现在却用起了中低端手机,还热衷于拼夕夕砍一刀,这未免也太没排面了。

当然,顾楚是不会戳破这一点的,容易满足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这是单据和保修卡,这边赠送你们一对情侣挂件,可以当作防尘塞插在手机上。”

柜台小姐姐出于私心,赠送了他们一对手机挂件。

蔺墨将视线从手机上挪到挂件上,作为一个现如今囊中羞涩又勤俭持家的僵尸,任何赠品都对他有无比强大的吸引力。

“谢谢,不过我们不是情侣,是父女。”

蔺墨露出一个略显矜持的微笑。

柜台小姐姐的笑容僵住了,她瞅了瞅两人年纪相仿的面孔。

这……玩的可真花呀……

“谢谢。”

顾楚按耐住想要用脚趾抠出迪士尼城堡的羞耻心,道谢后拉着蔺墨赶紧离开了这个让她社死的地方,有生之年,她应该不会再来了。

景苑小区暂时不用顾楚插手,不过很快,她又接到了新的任务。

“你听说过封门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