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十万个为什么[无限] > 第33章 但就是有一种直觉

第33章 但就是有一种直觉

告诉她具体内容,只不过这个时候张华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她觉得这一次的提示肯定有陷阱,要不然他们为了完成任务都已经违反惠合高中的校规那么多次了,怎么还没有受到惩罚呢。那条不能作弊的提示,或许也不是表面上的这个意思。

当然,林锋的话张华没有全信,只是她觉得既然林锋、狄丽拜尔能完成这个任务,她也一定可以。

比起至今没有头绪的厕所小女孩任务,她更愿意将希望放在其他十二点任务上。

“好像有哭声?”

狄丽拜尔第一次尝试小女孩的任务。

“好像是猫叫声?”

楚若男皱着眉,她住的小区有许多夜猫,半夜时的叫声和这类似。

第一天的时候,张扬就已经和张华尝试做过这个任务,因此对于这令人头皮发麻的哭声,他已经有了一些抵抗力。

“我觉得应该是哭声,哭声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小女孩。”

林锋看向身后的女厕,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有月光照入的微弱光芒,因为女厕的墙壁、地面都铺了瓷砖,到了半夜,室内的温度比其他房间更冰更凉,让人忍不住瑟缩。

“我觉得四楼问题很大,我们的方向应该没有错。”

他又补充了一句,从小到大,他都有一项特长,那就是听觉格外灵敏,在四楼找不到任何线索后,他尝试找遍了每一层楼的卫生间,依旧都能听到哭声,可以以四楼为中心辐散,每拉开一个楼层的距离,哭声就会微弱一些。

这一点差距极其细微,要不是以四楼为中心线索,有了一个明确的对比,林锋还真不会想到这个细小的差别。

张华扯了扯嘴角,她早就已经听林锋说过这个理论,可她觉得那就是在放屁,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听出任何差别,林锋会这么想,可能只是心理作用作祟。

“我决定放弃了,今天晚上十二点,我还是选择实验室的任务吧。”

张华冷着脸说道。

对于她的这个选择,狄丽拜尔点了点头,“确实,实验室的任务简单一些,还是先完成两个任务比较保险。”

林锋看了眼张华,沉默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告诉其他人,在他们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他透露了实验室任务的内容,也不知道这会不会使得张华受到惩罚。

可这是张华磨着他硬要他说的,他也告知了张华可能存在的风险,张华不听,他也没办法了。

等顾楚回来的时候,张华已经离开前往实验室,两人走了相反的两个楼道,自然错开了。

“你怎么把舞蹈室的镜子给背下来了?”

狄丽拜尔看着顾楚身后背着的折叠镜,面色古怪。

“我有个猜想想试一试。”

顾楚将镜子放在了厕所门口的位置,一瞬间,哭声好像停顿了,但是又好像只是错觉而已。

楚若男向顾楚简单讲述了林锋他们刚刚的发现。

“你觉得小女孩藏在什么地方,会让整幢楼的厕所都能听到她的哭声?”

顾楚一回来,沉默的楚若男再次鲜活起来,她看向顾楚的眼神十分沉着,这个看似疑惑的提问,似乎已经胸有成竹。

“我记得,这桩教学楼用的是同一个下水系统。”

顾楚的眼神和楚若男在半空中交汇。

“看来你也那么觉得。”

楚若男的眼神亮了。

狄丽拜尔:……

张扬:……

林锋:??????

这俩人能不能说一些人话,搞得人云里雾里的。

其中要数狄丽拜尔最为憋屈,这俩人在自习室的时候就这样了,一问一答总叫别人插不进一句话,搞得全场只有她俩智商在线。

好吧,事实可能也确实如此,可狄丽拜尔还是很生气,看着目光交汇的两人,暗暗吐槽,这么默契怎么不搞姬去。

“我猜,那个女孩可能就藏在四楼下方的下水管道中。”

顾楚不卖关子了,转过头,给出了明确的回答。

这个答案,叫林锋几人汗毛直立。

什、什么意思!

面对顾楚沉静的面孔,张扬不由想到了以前曾经看到过的一条国外新闻。

有一个未成年少女在厕所生下孩子,为了不承担养育的责任,她将那个孩子丢进厕所管道,楼下住户因为上厕所时听到了微弱的哭泣声以为有小动物掉入管道中,拨打了报警电话,警察赶到拆除管道后发现已经死亡的婴儿。

学校的厕所都是蹲坑,管道洞口比较大,如果婴儿的体型不大,加上刚出生时比较柔软的颅骨,完全有可能被冲入下水管道之中。

难道真的如顾楚猜测的那样,学校里某个女生生下孩子后,用这种残忍的手段将孩子弄死?这得是多么冷酷残忍啊,这种做法,已经不单单是年少无知能抹去的了。

联想到明惠对四楼卫生间的避讳,那个女生的身份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23:59,时间到了!”

话音刚落,顾楚拉开了半折叠的三合镜,同时,秒针落到零点之上。

00:00

顾楚他们背对着镜子,看不到面向厕所的镜子里的画面,但是他们可以看到,厕所里的动静。

耳边的哭声变得更加尖利刺耳,声音好像越来越近,就在这间厕所的某个坑位之中,还有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以及尖利的物体划过塑料瓷砖发出的刺耳声响。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管道里,慢慢的,慢慢的爬上来。

林锋捏紧拳头,咽了口口水。

就在这时,其中一间厕位里探出一个黑色的影子。

镜子和窗户对立将洒落的光折射回去,正好就照在那个黑影之上,这究竟是什么可怕的生物啊。

鼓胀的脑袋上面挂满了湿漉漉脓化腐烂的皮肉,身体呈青灰色,常见浸泡在污水之中,日夜被水流冲刷,使得它的身体非同寻常的浮肿膨胀。

林锋联想到了自己曾经手贱搜过的图片——巨人观。

他捂住了嘴巴,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

不过即便这样,还是依稀能够看出人形,这一团行动的腐烂身体,分明就是一个已经完全成型的婴儿。

背对着他们的镜子里,此时正重演着的幻境,是女人无数次捶打自己的肚子,然后嫌弃地将还在动弹的婴儿丢弃的画面。

顾楚赌对了,真正会产生致幻作用的是这两面曾经无数次照映了那两个女生的镜子,它们并非在舞蹈室这个特殊的房间内才会产生作用。

婴儿动了!

她用眼神捕捉不到的速度冲向了镜子,“砰”地一声,腐烂的手臂穿透了镜子,镜面破碎,而她的指尖,离最近的林锋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离得那么近,林锋可以闻到鬼婴身上浓烈的腐臭味和粪便发酵的味道。

他顾不得作呕的感觉,先倒退几步,离那婴儿远了一些。

另一边,实验室里一片死寂,半晌之后,传来了粘稠的声音。

房间中央躺着一具不再动弹的尸体,张华瞪大了眼睛,已经没了气息。

睁大的眼睛将死前的表情定格,她似乎不敢想相信,林锋口中没有杀伤力的鬼婴为什么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她,直接要了她的性命。

浑身裹着粘稠血液和内脏残肉的鬼婴从张华的肚子里爬出来,慢慢朝柜子上的玻璃器皿爬去,身后拖着一道长长的血痕。

小小的脑袋想不明白,已经进了肚子里,怎么就感觉不到温暖呢。

第48章校规(十三)

顾楚等人不知道张华的结局,此时的他们全神贯注盯着那个从下水管道里爬出来的婴儿,根本无暇分出心思给别的事物。

一阵粘液挤压发出的胶着声,婴儿抬起头,透过砸碎的镜子缝隙,看向顾楚等人,说是看,其实他们根本没办法从那张被泡到肿胀扭曲的脸庞中找到眼睛的位置。

但就是有一种直觉,那个婴儿在看着他们!

林锋屏住了呼吸,就等着它再往前爬几步,只要对方出了厕所的门,就意味着他们成功了。

可惜的是,几息之后,婴儿扭头,又以她之前爬出来的速度,快速闪回了那个厕位里面,只留下一闪而过的背影。

“就差一点!”

在她消失后,林锋猛的吸了口气,然后气愤地锤了锤门框。

“早知道,应该将镜子放的远一些,反正只要将它引出来,任务就算完成了。”

这句话里,隐隐有些抱怨的意思,他是觉得顾楚考虑问题不够周全。

可楚若男觉得,按照顾楚的聪慧,没道理想不到这一点,除非……她另有想法。她看向身旁似乎在沉思的顾楚,眼中异光连连,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不是还有一面镜子吗。”

楚若男缓缓开口,反正已经知道了将那个婴儿引出来的方法,这个任务早晚都是能够完成的。

那能一样吗?林锋心想,他还没有做舞蹈室的任务呢,剩下的一面镜子毁了,他岂不是少完成一个校规,眼前这三人,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别不服气,做任务本就是各凭本事,难道是我们太好说话了,让你忘了,《十万》从来不是什么慈善游戏?”

楚若男表情冷漠,让林锋下意识将脸上的不忿收了起来。

她说的没错,《十万》里读者的自相残杀还少吗,林锋自己也不是大公无私的人,只不过这段时间相处,顾楚无所谓的态度让他有些蹬鼻子上脸了,总觉得顾楚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和他斤斤计较。

恐怕他心里还想着,顾楚就应该等他明天做完舞蹈室的任务,等到后天再使用最后一面镜子完成厕所小女孩的任务。

或者在心里抱怨,既然顾楚猜到了舞蹈室的镜子能引出小女孩,为什么不能在今晚用镜子测试的时候提醒他,让他趁十二点没到的时候,去舞蹈室用另一面镜子将任务完成。

可问题是,顾楚又不是他亲妈,凭什么替他想的那么周全呢,说来说去,还是他有些脸大了,在这个游戏里,只要不主动害人,就能被称一句善良。

顾楚依旧皱着眉头沉思着,耳边的那些话她似乎并没往心里去,倒是狄丽拜尔似笑非笑地看着林锋,让这个男人觉得自己被嘲笑了,羞恼地涨红了脸。

“如果真的是明惠,按照她毕业的时间推算,这个孩子,恐怕也有七八九岁了,如果她活着,已经是个小姑娘了。”

狄丽拜尔有些唏嘘地说道。

一开始看到任务的时候,她真的以为厕所里关着的是个小女孩,没想到这个孩子压根来不及长大。

气氛一时有些沉默,就连林锋也稍稍忘记了刚刚的羞恼。

等他们发现死在实验室的张华时,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因为看到张华迟迟不回,林锋提出要去实验室找她,此时的张华就躺在实验室中央,肚皮被剖开,眼睛瞪地大大的。

林锋震惊地站在门口的位置,不敢进去。

“怎么可能,这间房间里的鬼婴根本就没有杀伤力啊?”

狄丽拜尔惊讶地说道,她以为张华可以很顺利地通过这一关,难道说,张华触犯了什么必死的杀机?

“林锋,是不是你泄题了?”

她很机敏地想到了关键,而林锋沉默的表情也证实了这一点。

“你是怎么想的,明明提示上说了,禁止作弊!”

“她缠着我让我告诉她的,而且我也和她说了,要是作弊可能会出问题,可她说了,她等不及要完成第二条校规,而且提示里的两条信息,其中一条我们都违反多少次了,不都没出过事吗?”

林锋又心虚,又理直气壮,争辩的时候脸红脖子粗的,深怕别人觉得是自己故意使坏害人。

任务书上的提示一共有两条

提示:

1.好学生禁止作弊

2.在校期间,所有人必须遵守校园规章制度

其中第二条,为了完成任务书上的校规,他们已经违反了无数次,可一直也不见《十万》施加惩罚,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点,让张华产生了侥幸心理。

现在人死了,虽说张华这人多少有点毛病,可还是叫人唏嘘,不过这也叫他们更加警醒,再也不敢有任何疏忽。

因为楚若男并没有做过实验室的任务,所以她站在楼道另一边,没有靠近,在得知张华极有可能死于作弊后,她若有所思。

“所以提示一是对的。”

可这样一来,为什么他们明明无数次违反了惠合的校纪校规,却没有受到惩戒呢,这个提示,到底是想告诉他们什么?

“你是不是想到了提示二的意义?”

在回宿舍楼的时候,楚若男特地落后了其余几个读者,走在同样步履缓慢的顾楚身边,认真地问道。

她总觉得,顾楚似乎已经串联起了所有已知的线索,并且今天她故意没有将镜子放在门口,引那个小女孩出来,也是有意为之。

“我有一个猜想。”

说着,顾楚停下脚步,微倾身体,在楚若男的耳边小声私语。

她的表情从震惊、倾佩又缓缓恢复平静。

“我会帮你的。”

楚若男掷地有声,眼前的这个女人,果然很不一样,她想起了另一张类似的面孔,明明那么相似的一张脸,却截然不同。

这是他想要守护的意义吗?

令芳又听见了隔壁寝室的动静,她几乎是睁着眼睛罩在黑漆漆的被窝里,撑到天亮的。

在得知隔壁的交换生中又有一个女生因违反校规转学的时候,她彻底崩溃了。

“你们不要再做那些违反校规的事情了,会死的,你们真的都会死的。”

体育课自由活动的间隙,精神恍惚的令芳拉着顾楚的手,将她拖拽至一个隐蔽的角落。

她不知道,其实这几天,顾楚也在悄悄观察她,之所以一直没有主动接近,是因为她在等,她知道,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生,没有足够的精神强度支撑她所知道的秘密,所以当她绷不住的时候,必然会主动找到自己,袒露一切。

“他们只是转学啊?怎么会死呢?”

顾楚装作不知。

“不是转学,她们看到了……”

令芳咬着手指甲,紧张又神经地说道。

“看到了什么!”

顾楚打起精神。

原来,令芳之前的几个朋友胆子特别大,不知从哪里听来了407的传说,因此约好了,半夜十二点去407寝室玩招鬼游戏。

她们也叫上了令芳,只是令芳的胆子小,当天晚上又后悔了,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第二天,她最好的朋友找到了她,说她们昨天晚上撞见鬼了,在407寝室里,她们看到了许多一闪而过的片段画面,其中一幕,是年轻的教导主任,拿着一把刀,从吊在电风扇上的女尸身体里,剖出一个血淋淋的肉团。

她们回去后,吓得一晚上没有睡着,当时令芳还安慰他们,可能是因为害怕形成的错觉。

谁知道当天参与招鬼游戏的学生中就有人消失了,对外解释说是转学了,后来她朋友惊慌地找到她,说每天晚上都能在寝室的电风扇下看到一双晃动的腿,那个消失的学生,很有可能是被鬼杀死了,她很快也会死的。

没多久,就传出了那个好朋友因为违反校规转学的消息。

再之后,令芳也看到了寝室里游晃的鬼影,她意识到,自己的好朋友可能不是转学,真的已经遇害了。

“可能不是鬼,他们可能是知道了秘密,被人害死了。”

令芳颤抖着说道,至于害死他们的人是谁,自然是那个秘密的主人公。

正当这个时候,教导主任拎着公事包从学校外头回来,穿过操场,令芳见状,躲到了顾楚的身后,显然比起鬼,她更怕这个教导主任。

她的这番话,给了顾楚另一条新的讯息,在此之前,她的计划都不曾有过这个教导主任。

“没事的,你不用怕。”

顾楚移动了身体,将她挡地严严实实的,然后低下头,郑重地告诉她。

“其实我并不是什么交换生,我是一名刑警,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调查学生不正常死亡失踪案件,这几天,已经有了眉目,你提供的信息很重要,会帮助我们破案,你放心,今天晚上,所有的罪犯都会伏法。”

顾楚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眼神和她对视。

这样的她,给人无比可靠的安全感,尤其是她作为一名警察潜移默化培养的特殊气场,更是让令芳毫无来由的,选择相信。

其实在顾楚看来,这会儿她挺像哄骗小孩的怪姐姐,可只有这样,才能平定令芳的精神状态,这个孩子,快要奔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