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十万个为什么[无限] > 第49章 而南柯是见到过事情起因经过的人

第49章 而南柯是见到过事情起因经过的人

经扎进肉里的法器用力一划,腿部直接被划开一道大口。

这下子,脑袋的晕眩感暂时被压了下去。

只是在做这些的时候,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出现了一个身影,一双手臂环绕至她颈部,并且用力收紧。

“呃——”

刘莲感受到了喉部几乎被勒断的窒息感,她拔出腿上插着的那根降魔杵,径直刺向身后的人,是利器扎进皮肉的声音,可是扼紧她手臂的力量并没有就此消失。

是人,是活着的人!

刘莲已经窒息到快要翻白眼了,被降魔杵刺入却还完好的,只能是活着的人,可是为什么活着人的被利器刺伤,却没有因为吃痛而松手呢?

她用最后的一点力量,将胸前的降魔杵再次刺向身后的人,只是这次手举到半空,就被捏紧。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具恐怖的腐尸,刘莲的鼻尖都能嗅到那股腐烂发臭的味道。

她的瞳孔放大,因为长时间的扼喉窒息,舌根也肿胀堵住了喉道,她只能张大嘴,舌尖伸出口腔,看着那具恐怖的尸体,却没办法发出声音。

身后的人直到她彻底没了生息,才渐渐松开桎梏的力道。

腐尸就在他和刘莲尸体的面前,可他好像没有看见一样。

第71章无人生还(十四)

意识回归时,顾楚胸口依旧充满压抑憋闷的情绪。

但是很快的,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刺激了她强大又压抑许久的食欲,两颗獠牙刺破嘴唇,自身血液的味道让她猩红的瞳孔闪过一瞬间的平静。

顾楚立马转换回正常人类的血统,可现在,即便恢复成了人类的样子,胃部烧灼的饥饿感依旧存在,喉咙干涩,急需要液体的滋润。

她拿起一旁喝了几口的矿泉水,可又马上扔掉。

一来是矿泉水没办法根本解决她的问题,二来是这个环境中,已经拆开并且离开过视线一段时间的东西,都不应该再入口。

刘莲死了!

她大腿上一道长约十几厘米的划痕,就是血腥味的来源。

但致命伤并不是那条伤口,而是被扼断的喉骨,她的脸部肿胀青紫,是窒息死亡。

然而除了她,其他人都睡地死死的,并没有第二个人发现刘莲的死亡。

顾楚冷静地检查刘莲身上遗留的线索,她发现了那个染血的降魔杵,降魔杵的两端都比较尖,且都有血渍残留。

顾楚观察着她捏紧降魔杵的手势,模拟了当时的情形。

降魔杵的一头对着自己,她极有可能是为了保持清醒,用那一头割破了自己的大腿,但另一头呢?

当时她的身后应该出现了一个人,扼住了她的脖子,于是她应该在这种角度下,反手用降魔杵捅伤了对方,也就是说,另一头的血渍是凶手留下的。

顾楚的脑海中已经模拟了一个大致的场景,按照刘莲手臂的长度,凶手身上的伤痕应该在左侧手臂上端或是左肩的位置。

突然间,顾楚的眼神凝滞住了,她拿起刘莲的左手手臂,手腕上有一道青紫的伤痕,似乎是被“人”捏紧,然后疯狂挣脱留下的。

但是那个印子的痕迹很奇怪。

顾楚将自己的手指按照印子的痕迹摁上去,这个动作在刘莲身后很难完成,但要是站在刘莲的对面,就能轻易做到。

也就是说,当时留下那个印子的人,站在刘莲的对面,而杀死她的那个人,站在她的身后。

凶手有两个?

不对,这个手指印并不像是活人留下的,顾楚看着这道青紫的痕迹觉得胸口憋闷,这也是血统转换后产生的一种能力,大概可以解释为对邪秽的感知。

但让刘莲窒息而死的,应该是个活人。

顾楚看向了另一侧的江言言。

她正侧着身,背对着她沉睡着。

这个睡姿正好压着自己的左边侧身体,如果她是凶手,在被降魔杵扎伤的情况下,这种睡姿会让她无比疼痛,而且也有可能造成伤口周围的肌肤压迫坏死。

顾楚盯了她许久,她的衣服、被褥上没有血迹,沉睡时的表情十分放松,且呼吸绵长,并没有表现出痛苦的样子来,如果是装的,江言言的演技未眠也太好了一些。

良久后,顾楚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从一开始,她最怀疑的就是这个明面上和高三七班没有任何关系的女人,难道是自己猜错了,她真的不是凶手?

顾楚起身,空旷的客厅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太安静了,顾楚随便拿起一件摆设,用力砸向地面,但所有人还是纹丝不动,似乎一点都没有被这噪音干扰。

她走向男人那边,用脚尖踢了踢于广和汪海涛,依旧没有反应。

顾楚想到了刚上岛的那天,大多数人都在沉睡,除了她和中途离开过房间的于广。

每个人的吃食都是一样的,那么又能通过什么手段,让房间里的人陷入沉睡呢?

顾楚环顾着四周,直到视线停留在了天花板顶部的空调扇页。

她好像猜到了……

顾楚本想爬上去检查扇页和通风口,也想趁他们还昏睡着的时候,检查他们每个人左肩以及附近位置是否有伤口存在,只是还不等她行动,那些人中的药效就已经开始褪去了。

这也正常,按照第一天每个人沉睡的时间来看,也就两三个小时而已,而且客厅空间更大,药效应该更低。

最先醒来的是南柯。

他看见了站在中央空调出风口下的顾楚,也很快发现了刘莲的尸体。

“这是怎么回事!”

显然“林末”是最先清醒过来的,她有看见凶手吗?

在南柯之后醒来的是楚春民和楚夏姿,因为他们都是读者,身体素质超过了普通人,接着是于广和汪海涛,又隔了一会儿,江言言才幽幽转醒。

“啊!”

看到就在自己身边的尸体,江言言花容失色,双手撑着地面,跌跌撞撞地爬离自己的床铺。

顾楚观察着她的动作,没有丝毫顿涩,如果受了伤,即便想要伪装,也会因为疼痛下意识地减少受伤位置的发力,但江言言没有。

“怎么又死人了!”

于广发狂地抓着头发,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除了死掉的刘莲,他们这些人因为刚刚清醒的缘故,都处于睡觉前的那个位置上,唯独顾楚,站在了中央空调出风口的下面。

“是你对不对!我们睡着的时候你就已经醒了,是你杀了刘莲,宋祖民,韩晓娜,都是你杀的对不对!”

于广指着顾楚,大声质问道。

一定是“林末”趁着他们睡着后将刘莲杀害。

汪海涛听了于广的话,悄悄超远离他的方向走了几步。

白天的时候他已经领教过“林末”的手段,打是真的打不过,指控她还得承受挨打的风险。

“刘莲就睡在你身边,你想要杀她易如反掌。”

于广好像抓到了顾楚的把柄,一脸兴奋地看向其他几人。

“是她,肯定是她!”

然而楚春民等人都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样看着他,其中南柯看着他的眼神还带着深深的厌恶。

于广打了个激灵,他做了什么让南柯厌恶的事情吗?

殊不知,他只是看到了属于“南柯”的一段记忆。

在那段记忆里,于广借着之前撞见的那个把柄,逼迫林楚楚和他上床,之后他们俩的关系不知怎么被于广当时的正牌女友韩晓娜撞破了,那段时间,韩晓娜到处宣扬林楚楚是小三的消息。

也不知道于广到底是怎么把韩晓娜哄好的,后来传言就变了,林楚楚并不只是小三那么简单,她家条件不好,为了学费和生活费,她在外面兼职“送外卖”,于广只是她的客人之一。

在流言中,林楚楚被描述成了一个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的贱人,女生鄙视她,一些男生时常在她身边捉弄她,问她需要卖多少钱。

而“南柯”是见到过事情起因经过的人,可他并没有站出来为林楚楚说话。

因为“他”觉得,被自己亲生父亲玷污过的女人,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脏了就是脏了,而“他”喜欢美的东西,却不喜欢脏的东西。

没错,“南柯”曾经是林楚楚的暗恋者。

对于一个追求完美的男人而言,曾经喜欢过那样一个女孩,是他的耻辱,从那以后,他的审美也发生了变化,从原本的艳丽类型转而变成江言言这样清纯干净的女人。

林楚楚的亲生父亲已经死了,如果真的是有人要为林楚楚复仇,南柯觉得,他一定会让于广多活一段时间,让他在这期间受尽惊惧折磨,然后再将他慢慢虐杀。

“你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于广被南柯看的心底发毛,总感觉自己隐藏最深的秘密好像被他看透了。

“比起林末,我更怀疑你。”

南柯熟练了一下自己的眼神,他已经有过一次BUG了,“林末”之前的精彩演出给了他一些提示。

“因为对林末怀恨在心,所以杀了刘莲嫁祸给林末,这个推测也很合理不是吗?”

南柯走向于广,重重地在他脸上狠揍一拳,正好和顾楚白天时打的那一拳对称。

“明明前一秒大家还很清醒,可是下一秒就不受控制地沉睡过去,第一天也是这样,汪海涛都承认了,那天你离开了房间,现在回想一下,其实那一天我们都睡地那么沉并不完全是因为当时大家都太累了,很有可能是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有人给我们下药,让我们昏睡,而那个曾经自由行动过的你,有最大的嫌疑!”

南柯的这番指控让于广无法接受。

“辣她呢,辣天她在客厅也没有碎觉,刚刚她显然也是最早醒来的辣个人,为什么她就不可疑!”

于广捂着自己肿成馒头的侧脸,因为被打掉几颗牙,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因为你长的就不像是个好东西啊!”

南柯理直气壮地说道。

人设嘛,喜欢一切美的东西,林末长的可比他这个畜牲好多了。

南柯挥了挥打人的手,心想必须在于广被弄死前,多找几个理由揍他。

于广没想到还能有这个解释,对着南柯嚣张的面孔,敢怒不敢言。

这一刻,南柯和顾楚彼此产生了默契。

她他也很会演,以及,她他应该也知道了。

第一天晚上,游艇沉没,宋祖民未能游回岸上,生死不知。

第二天中午,韩晓娜惨死房间内,舌头被搅烂

第三天晚上,刘莲被扼断脖子,窒息而亡。

前三个人的死亡都基本和歌谣里描述的那样,在今天的死亡预告里,他们会出门打猎,并且因为岛上的陷阱而死亡。

但是昨天他们已经初步检查过这座荒岛,并没有发现什么用来捕猎的陷阱,而且在食物充足的情况下,他们也不需要打猎。

然而意外发生了。

别墅突然断电,冰箱里一堆需要冷冻保存的食物没办法长久存放,必须尽快制成熟食,但又因为调味料不够,没办法加重盐,增加它保存时间。

储存面粉和大米的柜子不知何时被老鼠咬开了一个小洞,里面的粮食被偷走一部分,剩下的那些上面有老鼠的粪便,显然也不适合食用。

顾楚之前制作的一批面包,在密封保存的情况下,短短几天居然长了霉菌……

总之不管是之前没准备的,还是做过准备的食物,在种种意外下,都没办法让他们顺利地撑到外界发现他们失联的时候。

江言言提议出门寻找一些野菜和蘑菇,昨天巡视荒岛的时候,她发现了不少可食用的食材。

顾楚看了她一眼,江言言回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她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了。

一行人出发,这一次,谁也没有提出分开行动。

四个知道歌谣的读者,以及一个在背后策划了一些的凶手,还有两个一无所知的人,离开了别墅,走向生死未卜的荒林深处。

第72章无人生还(十五)

“这到底是什么破地方,放的好好的食物怎么不是发霉了就是被老鼠偷吃了,好好的发电机居然也出了问题,不仅冰箱空调用不了了,以后晚上还没灯照明。”

在灌丛树林里穿行的时候,于广不断抱怨着。

“这个荒岛可是南柯你家的,岛上的东西也都是你准备好的,现在想想,都过了那么多年了,你为什么忽然要召集我们这些老朋友来这座岛上度假呢,而且还口口声声说什么不想要这场难得的聚会被打扰,要求我们所有人都不带手机上岛。”

别墅里南柯那一拳头,基本将两人的面子情给打没了。

在接连死人的极度恐慌中,于广也开始破罐子破摔,他开始怀疑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

“是你吧!”

走在中间的于广忽然停下脚步。

“如果真的是和林楚楚有关的人回来报仇了,我只能想到你!”

于广眼神幽幽地看向南柯的背影,而南柯也因为他的这句话停下了脚步。

在那段记忆里,他知道“南柯”将自己对林楚楚的好感隐藏的很好,而且这份好感在知道林楚楚和她生父不伦关系的时候就转变成了厌恶。

到后来,于广借着这个秘密胁迫林楚楚做一些她不愿意的事情,又因为韩晓娜的揭发,班级里,学校里流传着许多关于林楚楚的不实消息,而她从来也没有为自己辩解过。

“南柯”知道原因,知道林楚楚为什么不为自己解释,可他同样的,选择了冷眼旁观,因为那个时候他的想法和林楚楚他爸是一样的,肯定是因为她自己不够检点,才会让那么多男人都对她心生欲念。

于广并不知道自己发现林楚楚秘密的那天,还有另一个人在场。

“你不知道吧,林楚楚喜欢你。”

于广开口就说出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其余众人全都看向了他们俩人。

南柯在高中时期确实很受女生欢迎,和于广那种长得有点小帅,又跟痞子一样坏坏招女生喜欢的类型不同,南柯家世好,成绩也处于中上的水平,因为家里给学校捐过不少器材的缘故,很多需要出风头的事情,老师们都会交给南柯去办。

那样一个表面上温文尔雅,对所有女生都很温柔的男孩,确实很招一部分女生的喜欢。

尤其是林楚楚这样平时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男生打趣她,女生排斥她,只有南柯这个班干部偶尔会主动询问她是否遇到什么困难。

“林楚楚有一本日记本,上面可写了不少她对你的喜欢。”

于广嫉恨地说道,这个男人不就有点钱吗,果然女人不论多大年纪都是势利眼。

“呵呵,还有你,你可能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大家都是男人,谁看不出来你对林楚楚的态度不一样呢,没准那个时候,你们俩背地里早就已经好上了!”

他笃定地说道。

“咱们这群人里,除了你和你带来的这个女人,谁当年没有和林楚楚结过仇?”

他指向了顾楚等人。

“这个,因为林楚楚背着她闺蜜勾引我,当众骂过林楚楚,后来韩晓娜在班级里孤立林楚楚,搞校园霸凌的时候,她也站在她闺蜜那一边。”

第一个指向了顾楚,这倒是真的。

“林末”虽然觉得闺蜜的做法有些偏激了,可谁让她亲眼看见了林楚楚确实和于广私底下亲密呢,要不是林楚楚勾引别人的男朋友,也不会把韩晓娜气到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事情。

她除了骂过林楚楚不要脸外,倒也没有跟着韩晓娜动手欺负她,因为“林末”是大人标准里的好学生,爱读书,不爱惹事,只是那个时候,作为旁观的一员,她的有些举动也足以给林楚楚带来伤害。

韩晓娜就更不用说了,以为林楚楚和于广好上了,却只针对林楚楚,在于广“迷途知返”后,更是恨不得把所有的羞恼发泄在林楚楚一个人身上。

很多荡妇羞辱的言论,都是从韩晓娜那边流传出去的。

所以她被那个人剁烂了舌头。

“还有你,那天我拉着林楚楚进厕所隔间的时候,你就在另一间里面吧,你是不是都听到了?可你什么都没有说。”

于广又指向楚夏姿。

顾楚想起来了,当时自己附身在“林末”身上的时候,于广、楚夏姿、林楚楚三人都迟到了,而且当时楚夏姿的表情格外怪异,于广指的,应该就是那次吧。

对于一个手握女方把斌,又心术不正的男人,他拉着女生进厕所,又会做出什么样令人发指的事情呢?

“你们兄妹俩感情那么好,楚夏姿会不告诉你?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