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十万个为什么[无限] > 第66章 于是其余几人也不再犹豫

第66章 于是其余几人也不再犹豫

为这八个新人都对参与公平会持不坚定态度对缘故,引导者直接在难度较低的新手故事中坑死了本该由他带领通过任务的那八个人。

在他轻松地脱离了那个世界后,还以此为美谈,广而告之。

以上种种杀人的行为,也让公平会在一部分读者群体中臭名昭著。

不能说全部,但公平会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偏执狂妄的疯子。

看着成坤手里的那块尸块,众人齐刷刷皱眉。

徐超琼竟然是公平会的人,对方的演技未免太好了一些,一个疯狂偏执的魔鬼,硬是装成了悲天悯人的菩萨。

不过既然对方是公平会的人,怎么会这么容易死亡呢?

要知道公平会之所以会成为《十万》读者群体中最庞大的团体,除了它的手段暴戾狠辣震慑了一部分人,教义和追求的目标让一部分获得了特殊能力后自信心暴涨的发自内心的认可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它对“新神”的培养。

在公平会的教义中,谁都有可能成为最靠近神的那个人,所以即便是刚完成了新手任务的读者,只要加入了公平会,在之后的任务里,就能够得到公平会提供的各种法器符箓。

因为读者参加任务的时间间隙很长,一部分读者要参加任务的时候,另一部分读者才刚结束上一个任务,之后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有进入故事世界的风险,加上在收到即将参加新故事通知和正式进入故事前还有一个时间差,在这种情况下,公平会会组织读者们相互租借、交换法器,以增加每一个参与了新故事的读者顺利通关的可能性。

当然,这种做法也是有风险的,因为即便在装备周全的情况下,读者依旧有可能会死在故事世界里,这样一来被他带进去的装备会直接留在那个空间之中。

这个时候,公平会就会出面,补偿那些租借了法器或其他物品的成员的损失,因为但凡通过公平会出面租借法器,租借人都需要提前支付给公平会一笔佣金,这笔佣金可以是钱,也可以是书券,相比较赔偿,数次交易中获得的佣金才是更为庞大的数字。

因此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有公平会作保的交易比他们私下交易更为可靠。

也为了更加安全的进行下一场任务,越来越多的读者开始加入公平会这个组织。

徐超琼既然是公平会的成员,如果她实力有限,那么在她开始任务前应该也会通过公平会租借一些保命的物品。

可在这种情况下,徐超琼还是死了,那么将她杀死的那个怪物,到底拥有怎样深不可测的实力呢?

这一个天平的图腾在那些熟悉公平会作风的读者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既然有公平会,那应该也有反对公平会的同盟组织吧?”

顾楚记得,她哥还稳坐公平会通缉令的头把交椅呢。

“有,隶属于国家的特殊事物调查局,简称特事局,这是国家专门处理现实生活中一些灵异事务的组织,这里除了极少数通过一些手段修炼的能人异士外,绝大多数都是通过《十万》获得了特殊能力的读者,不过因为读者没办法通过任何方式方式,任何手段向外界传递消息的缘故,国家层面上并不知晓《十万》的存在,但政府知晓有一个同样由特殊能力者组成的反对现有政治体制的反对组织,也就是公平会,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特事局和公平会在现实生活中也站在对立的位置上。”

成坤侃侃而谈,对于公平会和特事局,他似乎都十分了解,在某些讲述上,他说的甚至比茅十七告诉给她的,更为详细。

顾楚心思微动,想知道成坤是否知道有关于楚相如的事情,可惜,她哥拉的仇恨值太大,让她在调查的过程中反而有了诸多顾忌。

说来也巧,就在顾楚思索提问技巧的时候,成坤主动提起了那个人。

“公平会和特事局斗了那么多年,可真正拉满公平会仇恨值的反而是一个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的男人,一个自称是裁决者的男人。”

说到这儿,成坤的眼神里充满了钦佩。

“公平会捕杀那些不愿意加入公平会的读者,他裁决公平会有罪,处决了无数制造杀戮的公平会成员,其中不乏公平会的高层。”

当然,这都不是公平会将他视为眼中钉的最大理由。

真正让公平会恨之入骨的是这个男人的实力。

“最接近神的男人!”

成坤近乎虔诚地说道。

按照公平会的教义,那个男人就是最有可能通过《十万》重重考验,接近神明,甚至成为神明的人,偏偏他又不属于公平会,他的存在让公平会的每一个人都寝食难安。

可从几个月前起,这个男人就消失了。

一些人怀疑他死在了神的测验中,还有一个更为隐秘的流言,说是公平会组织了一批高级读者围剿他,终于将这个最大的威胁除去。

目前公平会不曾对这个流言作出任何回应,恰恰是他们的沉默,叫人愈发浮想联翩。

第93章死亡公寓(九)

顾楚在心中记下了公平会,也记下了眼前这个侃侃而谈的男人——成坤!

对方的外表确实很有欺骗性,了解不深的时候,看到他的模样,第一眼会觉得,他就是一个看上去不混正道,流里流气的黑道份子,满身的纹身让人心生偏见,半是不屑,半是不想招惹麻烦,反正很少有人会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对他心生亲近。

同样也是偏见,对于这种打扮跟流氓似的男人,大家下意识地就会将他们跟有勇无谋,不学无术这些词汇相联系。

从一开始,在面对成坤的时候,大家虽然因为他过于骇人的体型和打扮不想和他待在一块,可同样的,打从心底也没将他看做一个需要忌惮的威胁。

但是现在顾楚不那么想了。

他当着那么多相处时间尚且短暂的读者的面,对于公平会、特事局侃侃而谈,言语之间甚至表现出了他对楚相如的崇拜,对公平会的贬低。

按照他之前描述的公平会的行事态度,他难道就不怕他们之中其实还隐藏着第二个,甚至更多公平会的成员?

或者说,他其实另有目的?

顾楚在心里深究,其余读者对于成坤却另有想法。

他们觉得成坤这人果然有勇无谋,对于公平会那样的庞然大物也敢指手画脚,这样的人,注定在《十万》里走不长。

不过现在最需要关注的还是徐超琼的死亡,公平会的成员都在遇到那个怪物的时候毫无抵抗力,他们这些人,有把握在遇到那个怪物后活下来吗?

还有一个问题,当时徐超琼和刘琳待在一块,为什么怪物在杀死了徐超琼后却没有将刘琳一起杀死。

是它每次杀人的数量有限制?还是它杀人其实有触发机制,徐超琼触发了杀机,而刘琳并没有?

从头到尾,没人怀疑过刘琳。

新人身份就是她最好的保护色,一开始不知道徐超琼是公平会成员的时候大家就没怀疑过徐超琼可能是被刘琳害死的,在知道她是公平会成员后,更加觉得实力天差地别的两人,不可能存在凶手和受害者这种关系。

“你们在这里遇到了那个怪物,是不是因为你们在四楼寻找线索的时候触发了什么东西?”

顾楚看着刘琳,眼神里满是探究。

“没有,我们找遍了四楼的房间,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找到。”

刘琳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可她还是不敢看那一地的碎尸块,眼神刻意避讳着这部分场景。

“当时就是因为在四楼找不到任何线索,所以我们才离开了四楼,想去别的楼层找你们集合,看看你们能不能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

不愧是大公司的老板,在心情稍稍平复后,她就又恢复了往日的逻辑,回答语气镇定,有条不紊。

顾楚眼神微闪,她四楼房间门把手上的头发丝,可是好好地绑在上面呢。

如果徐超琼是公平会的人,她不会因为403是她的房间就放弃检查,可能她会因为几次尝试后依旧打不开门而放弃,但绝对不会连门把手都不转动一下,直接跳过她的房间。

刘琳肯定隐瞒了一些事!

这个时候,一楼公寓大门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

“不好,三楼那个女人回来了!”

姜正一声惊呼,然后也顾不上解释,飞快奔向四楼。

他和张丰年见识过那个女鬼变态的一面,现在这一地的碎肉尸块,被那女鬼看见,她恐怕是要发狂的吧。

“走!”

张丰年虽然也有点惜字如金,但他好歹知道提醒一句。

看着徐超琼表情狰狞的头颅,张丰年只迟疑了一瞬,然后和姜正一样,快速往楼上跑去。

不是不想回二楼属于自己的那间房间,而是从下往上的观察,远比不上从上而下。

徐超琼的尸体碎块就在二楼和三楼楼梯间的拐角平台上,这个时候如果回到二楼的房间势必就观察不到女鬼见到尸体的反应,要是躲在二楼观察,则很有可能被从下而上的女鬼发现。

所以张丰年做出了和姜正一样的反应。

之前在选择调查区域的时候,姜正和张丰年都选择了三楼,现在他们有这样的反应,肯定有他们的理由。

于是其余几人也不再犹豫,跟着朝楼上跑去。

顾楚走在最后头,她并没有直接上四楼,而是选择藏身在三楼楼梯的拐角处。

这里是二楼至三楼转角平台的视野死角,而站在这儿居高临下又能看到一部分拐角处的场景,当那个女人继续往上走的时候,他们又有足够的时间向上撤离。

顾楚很想知道,故事里三楼等待情郎的那个妓女,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让姜正和张丰年忌惮至此。

姜正头也不回的朝四楼跑去,顾楚原本就是最晚上楼的人,当她来到三楼的时候,张丰年早已经在那个她心仪的位置顿守着。

显然他和她有一样的打算。

顾楚在他身侧站定,然后半蹲下身,隐藏自己的身体。

她只略微露出一双眼睛,站在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楼梯转角平台的部分碎肉块。

两人迟迟没有上楼,很快就引起了惊魂未定的姜正等人的注意,他们扒着楼梯围栏往下看了一眼,发现了躲在四楼没有继续往上走的顾楚和张丰年。

成坤是最先折返,眼神凝视着下方,余珠珠心中惴惴,可在五楼的时候,顾楚着实给了她不小的安全感,加上她也想要成功完成这个任务,她也忍着害怕,来到了顾楚身边,双手捏紧,看向同一个方向。

脚步声越来越近……

拐角处,先是出现了一只脚尖,白色的皮鞋,棕黄色的胶底,就这样踩在了从那些还未彻底干透的鲜血上,几滴血液溅在了白色的鞋面上,像雪地里盛开的梅花。

脚步停住了!

余珠珠等人的心高高提起,猜测那个女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姜正和刘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四楼下来,刘琳低着头,眼神晦涩,姜正则是压抑着恶心反胃的冲动,怕下一秒女鬼就开始捡起地上属于徐超琼的尸块大口吞咽。

那个时候要是发出呕吐的声音,恐怕会引来女鬼的注意。

但奇怪的是,女鬼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弯腰俯身捡起那些尸块,她只是在停顿了片刻后,越过那一片,继续朝楼上走来。

另一只穿着白皮鞋的脚也落在了那一片泥泞凌乱的尸堆中,紧接着,是一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将袋子撑得满满当当。

就在她继续往上走的时候,袋子突然被里头的某个东西划开了一条小口子。

“哒——”

“哒、哒——”

“哒哒哒……”

里面似乎有一些液体,从划开的小口子里滴落下来。

起先是一两滴,随着破洞缺口越来越大,水滴滑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成了一条连续的小水流。

顾楚呼吸一滞,是红色的液体!

血!

但是很奇怪,鼻尖嗅到的味道,并没有勾起她的食欲。

顾楚怀疑可能是因为她此时并没有变换出僵尸形态,因为刚刚闻到徐超琼那一大摊血液的血腥味时,她也只是隐隐有一种牙尖发痒的感觉而已。

或许是鼻腔里满鼻子属于那摊血的味道,已经让她适应了?

“哗啦——”

就在顾楚思索的时候,那个黑色塑料袋被划开的小洞终于不堪重负,哗啦一声撕裂开一个大口子,里头装着的肉块和肉块里渗出来的血液全都掉落在地上。

和徐超琼的尸块混合在一起,竟然难以分辨到底那些是徐超琼的尸块,哪些是塑料袋里掉落出来的肉块。

女人停下脚步,然后蹲下身,捡起掉落的那些带血的肉块,拼命地往身上涂抹。

白色的裙子沾满了血浆和肉糜,她还尤不知足,俯下身,前倾的身体几乎贴在了地面那些肉块上,然后双手并用,捡起那些肉块,拼命地往嘴里吞咽。

有人的呼吸乱了,粗重的喘息声引起了那个女人的注意,她猛的扭头看向上方几人躲藏着的方向。

面容狰狞,乌压压的黑发之下是一张血肉模糊的面孔,没有眼皮的眼眶差点包不住凸出的两颗白色眼球。

没有嘴皮,白森森的牙齿面向着他们,吃缝里还有许多卡住的肉丝。

跑!

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应。

一群人朝四楼的方向跑去,顾楚在转身的时候,注意到了刘琳的表情。

对方面上难掩惊恐,看上去是很正常的反应,可恰恰是这种正常的反应,反而有些不太正常。

之前他们在徐超琼的尸体旁发现她的时候,她处在半疯癫的状态,从那时她的反应来看,这位雷厉风行的女总裁在面对鬼怪、死人的时候承受力很低,要不是张丰年那一巴掌,她或许还处于吓到失神的状态之中。

可现在,面对吞食疑似人肉人血的女鬼,她是害怕了,但却能保持有条不紊的节奏往楼上跑去。

顾楚更相信人的第一反应,她一直都注意着刘琳的面部表情,在女鬼转身的那一瞬,她原本一直维持的惊恐、害怕的情绪中多了一抹凝重。

瞳孔骤然放大,同时捏紧的手心。

这是人在情绪剧烈波动下的正常反应,可配合那一瞬间的凝重神态,却让人不由怀疑她的情绪变化不是来自于女鬼惊悚的样貌,而是来自于下面这个女鬼本身。

刘琳调整情绪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如果不是顾楚一直分神留意着她,恐怕根本无法捕捉到那个一闪而过的表情。

这样的她,更让顾楚怀疑他们之前见到的脆弱的她,到底是真的,还是假装的。

几人一鼓作气跑到了四楼,身后并没有脚步声靠近。

女鬼似乎没有追上来的意思,站在四楼,还能隐约听到打断后重新续上的咀嚼声。

姜正在松了口气之后,忍不住发火。

“怎么回事,不求你帮忙,也不能帮倒忙吧。”

姜正指着余珠珠的鼻子骂到。

刚刚要不是这个新人沉不住气发出声音惊动了女鬼,他们用得着逃的这么狼狈吗。

“不是我。”

余珠珠委屈地说道,她因为怕发出声音,都把嘴巴捂住了。

姜正用鼻子哼了一声,只觉得是新人在狡辩。

“不是她。”

顾楚看着刘琳站着的方向,替余珠珠说了一句话,得到了她一个感激的眼神。

“咕——”

肚子的咕咕声打断了僵持的氛围。

即便刚刚看见了那么恶心反胃的画面,即便他们每个人现在都反胃想吐,身体的本能没办法制止。

从进入这个故事到现在,他们已经将近一天没有进水进食。

他们渴了!饿了!

第94章死亡公寓(十)

人对饥饿和渴都有一定的忍耐力,但这个忍耐力是有限的。

将近二十四小时没有进食,每个人的忍耐力都已经到达了临界点,胃里没有可以消化的食物,胃酸胃蛋白酶进行自我消化,胃部产生烧灼痉挛的感觉。

不提醒的时候还好,刚刚被胃部的叽咕声一提醒,原本被暗示忽略掉的饥饿和饥渴再也无法忽视。

胃部的疼痛,喉咙干涩发痒,用干燥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并没有起到滋润的效果,反而只感受到嘴皮上的深刻唇纹和爆起的唇皮。

余珠珠平日里有轻断食的习惯,对于饥饿,她的忍耐力比一般人强很多,但同样的,她每天的庞大饮水量让她更加无法忍受长时间缺水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