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十万个为什么[无限] > 第90章 第二轮游戏很快就开始了

第90章 第二轮游戏很快就开始了

对面的林宁,和坐在蒋星晨和姜羽中间的王皓这会儿都躺在王皓的房间里,只留下两个空位。

大家都还是坐在自己原本的那个位置上,估计是觉得这俩人的位置都带着晦气,坐上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选了真心话的人,我们作为评判者,根本就没办法给出公正的答案,所以每当有人选择真心话后,我会选择性地播放一条相关视频,大家可以在看完以后给出答案。”

在场的一些读者听闻后皱眉,什么意思?哪来的视频。

光说无用,张子含笑容神秘,他们只要玩一次,就知道他的意思了。

依旧是同样的洗牌切牌模式,只是数字张数少了两张,这一次,顾楚分到的号码是6,隔壁的面具男的号码是2,蒋星晨的运气真好,依旧是他抽到了王牌。

“让我想想。”

蒋星晨嘻嘻笑着,眼神从在场每一个神情肃穆紧张的同学身上划过,然后给出了一个数字。

“L——”

前面的音调已经出来了,就在顾楚以为他要选择六号的时候,他忽然转变了想法。

“5号,我选5号!”

江信表情一变,将手中的纸牌重重拍在桌面上。

他就是五号。

“真心话。”

做出选择的时候,江信还挑衅地看了眼顾楚。

他还真不怕说真心话,反正故事里发生的一切,顾楚都没办法录音或是拍摄视频,然后在现实世界中使用。

即便到时候蒋星晨的提问涉及到了他的犯罪过往又怎么样,其实现在顾楚他们已经认定了人都是他杀的,只是苦于找不到证据而已。

江信也有信心,他们这辈子都找不到任何证据。

“让我想想,该问你什么问题呢?”

蒋星晨上上下下打量着江信,苦恼于该询问什么样的问题。

“我想到了!”

忽然,他高兴地拍了拍手掌。

“你妈被你爸打死的时候,你开心吗?”

这个问题一出,桌游室里的一部分读者都炸了,眼神惊恐地看向了江信。

进入《十万》后,他们看到了各种各样恐怖的、惊悚的东西,也经历过同场读者的陷害,背叛,这颗心可以说是越发冷硬坚定,但绝大多数读者心里还是有一片柔软,这份柔软留给了他们现实生活中的亲人,爱人。

对于很多读者来说,家人是底线。

但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江信他爸打死了他妈,而江信那个时候,极有可能是开心的,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魔鬼啊?

还是……其实是他妈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也有人在心里想着其他原因。

“开心,当然开心啊,那个贱人早就该死了。”

江信以一个极其舒展地姿势靠着椅背,翘着二郎腿,回答问题的时候,他的眼睛看着顾楚,嘴角邪肆地上扬,全然没有现实生活中佯装的那份憨厚老实。

在《十万》里,江信直接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张建伟的劣质基因太霸道,江信的身上完全看不出秀满妹的影子。

从小到大,江信就看着他爸对他妈肆意打骂,江信并不觉得他爸错了,反而怪他妈这也做不好,那也做不好,难怪要挨打。

小时候,秀满妹在地里辛苦干活,张建伟在家休息,时常在他耳边念叨,说秀满妹这个婆娘不正经,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被他几句好话哄过来,这个女人骨头轻,一定要看好了,不然保准和别的男人勾缠,他不在家的时候,他这个儿子得替他看好了。

他就是这么轻贱秀满妹的,以至于江信从小被灌输这样的想法,也天然地看不起女人。

秀满妹和货郎偷情的消息在村子里传开后,江信更是觉得他爸说的没错,这个妈妈给他丢脸了,让他在村子里的孩子面前根本就抬不起头来。

那天秀满妹偷偷和他说要带着他一块回她老家,到时候那个货郎会来接应他们,秀满妹还跟他再三强调,她和那个货郎没什么,只不过因为是同族,再加上同情她的遭遇,货郎才愿意帮助她。

江信对这番话嗤之以鼻,她的老家不就是那个货郎的老家吗,狗男女果然早就偷上了,他对着秀满妹乖巧应下,转头就告诉了自己老子,那个臭娘们要跟野男人跑了。

当天夜里,货郎在约定好的时间跑来时,面对的就是已经被打的半死的秀满妹,他虽然走街串巷有一把子好力气,可也算不准张建伟在他帮秀满妹解开绳子的时候在他身后悄悄出现,并且对着他的脑袋就是重重一击啊。

江信看着他爸打死货郎,将他妈活生生折磨死,却压根没想过要去找邻居求助,在他看来,秀满妹死有余辜。

再后来,江信被他爸给卖了,小小年纪就背井离乡的惶恐也被他怪罪在秀满妹身上,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在外面勾三搭四,他爸就不会卖了他,这一切都是这个不正经的女人害的。

桌游室里十分安静,所有人都看着那个坦然承认自己亲妈被亲爸打死时很开心,还称呼自己的母亲为贱人的男人。

“投票前,先看一段视频。”

张子含打破了寂静,只见他拿出一个U盘,然后打开了里面的一段视频。

画面昏暗血腥,视频里是一个血肉模糊的女人,只能听到几声微不可闻的呻吟声,腹部胸腔微弱的起伏证明她还活着。

她的身边有一个手拿铁锤的男人,似乎是打累了,终于停手,只是用脚在女人腹部又踹了几下。

女人抽搐蜷缩着,气息越来越微弱了。

大家都注意到,即便这样,这个女人肿胀到只有一条小缝的眼睛还一直看着一个方向,嘴巴微微张合,似乎是在喊着什么人的名字。

不久后,一个小男孩出现在视频中,他的脸上有江信的影子。

顾楚看向江信,对方的脸色已经变了,这段视频极有可能是当时的现场情景,可张子含是怎么弄到这段视频的?

顾楚联想到了他们每一个读者在这个故事里的时间线和他们现实生活的贴合,难道这个故事能直接提取他们每一个人的记忆?

显然江信也想到了这一点。

他可以坦然承认自己的所有经历和想法,不代表他能够接受未知的东西直接窥视他的所有记忆。

顾楚死死盯着视频。

画面中,江信靠近了秀满妹,对方使出所有的力气抓住了他。

“快、快跑!”

这一次,所有人都听清了这个女人的话,她用尽所有的力量让这个儿子快点离开,生怕这个发疯的男人在杀了她和宋扎阿后,又伤害自己的儿子。

可是面对女人满腔的关怀爱护,江信只是用手攥紧她抓在自己衣袖上的那两根手指,然后用力掰断。

在场绝大多数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还是人吗?

女人同样不敢相信,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加上心里的震怒,她不顾两根手指折断的痛苦,双手都死死抓紧了江信的胳膊,疼的江信为了挣脱,狠狠朝她胳膊、胸口猛踹了好几脚。

视频就在这一幕停止。

“好了,现在可以投票表决了。”

张子含微笑地对着他们说道,仿佛没有意识到,自己拿出来的是一段多么毁灭三观的视频。

这段视频一出,恐怕也没人怀疑刚刚江信说的是假话了。

众人难耐住心中翻涌的反胃,恶心,拿过纸条开始在上面写下答案。

这一次,顾楚写下了真话,她身边的面具男同样如此。

顾楚估计,在场的所有读者应该都会写真话,因为他们还没办法确定给错答案会不会受到惩罚,虽然心中看不起江信的行为,但毕竟都是陌生人,他们更在意自己在这场故事中的安慰,他们都想要活着离开。

这样一来,最后大比例应该是真话。

但是最后张子含宣布答案的时候,给出的结果还是谎话。

这下子,轮到江信生气了。

昨天林宁和王皓是真的说了谎话,可他明明说的是真话啊。

“我想知道你能为自己统计的结果负责吗?”

顾楚突然开口了,矛头直指张子含。

这个结果有问题,这一点,昨天半夜她搜集那些纸条的时候就发现了。

但是有一点顾楚很矛盾,按照提示中的第一条。

【你的朋友讨厌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

这一条难道对张子含不适用吗,为什么他屡次违反规则都没有受到惩罚呢。

面对顾楚的质问,张子含竖起几根手指,“我发誓,我给出的答案完全公正,游戏规则对在场所有都适用。”

顾楚和他四目相对,也没有拿出昨天的纸条,更没有要求张子含将今天的纸条公开。

直觉告诉她,张子含没有说谎,可为什么,明明结果和他们投票内容不符,但还是判定张子含遵守了游戏规则呢?

第二轮游戏很快就开始了,这一次,抽到王牌的人是张子含。

“3号,我选三号。”

他很快给出了选择。

顾楚掀开自己的纸牌,上面赫然写着数字——3!

第131章真心话大冒险(六)

本来还绷着脸,思索该如何应对游戏失败可能面临的危机的江信笑了。

他顿时就不害怕了,反而放松又放肆地坐在靠背椅上,眼神充满恶意地看向顾楚。

目前来看,似乎进入这个故事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至少就目前被选中的三个人来说,这些秘密都涉及到了犯罪。

那么眼前这位自诩正义的女警察,她又有什么不能提及的隐秘呢。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听听,然后以此为把柄羞辱眼前这个女人了。

“你十六岁的时候是不是被——”

张子含话没说完,就被一股力量震飞出去,直接砸在墙上,他坐着的那把椅子被砸的四分五裂,好几块碎木都插进了他的身体里。

张子含捂着胸口,直接吐出一口鲜血。

“我艹!”

蒋星晨跳起来,跑去搀扶张子含。

“怎么回事?”

大多数人都看向了顾楚,绝大多数读者都以为是顾楚做了什么,因为张子含之后都问题涉及到了她不愿意提起都隐私,所以动用了手段,干脆让张子含说不出话来。

可这不算违规吗?

众人警惕地看着她,还是她觉得,自己完全不惧怕触犯杀机带来的危险?

被这些人打量、研究的顾楚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心里波涛汹涌,因为只有她知道,不是她干的。

其实江子含要问的那个问题,在听完上半句的时候,她就猜到下半句对方要说些什么了,但她并不觉得羞耻,也不觉得没脸提及。

当年的顾楚会害怕,会恐惧,现在的她已经如同钢铁般坚硬,那并不是她的错,任何人以此攻歼她的人品,她的清白,她都可以坚定地驳斥回去,并不为那些污言秽语而难过。

顾楚也很希望所有受到类似伤害的女孩能有这个认知,错的永远是犯罪的那个人,以及借着她们受到的伤害,肆意嘲笑,侮辱他们的那些人,而她们没有错,她们可以,也应该无畏地、光明地活下去。

所以到底是谁做的呢?对方这么做的动机又是什么?

总不能是维护她吧?她跟在场每一个人都不相识,那么就是陷害她?可在违背游戏规则的基础上让其他读者忌惮她,有必要吗?

顾楚觉得每一个人都很可疑,包括江信。

对方已经失败了一次,干脆破罐子破摔,按照他这人疯狂又变态的心理,完全有可能这么做。

此时张子含已经在蒋星晨的搀扶下站起来了,那几根扎在身体里的木刺只给他造成了一些皮肉伤,并没有伤及内脏。

在吐出一口鲜血后,张子含还跟没事人一样,让蒋星晨给他搬来了原本王浩坐的那把椅子,似乎完全没有中断游戏的打算。

这让另外几个读者有些失望,要是继续游戏,估计很快就要轮到他们了。

“咳咳。”

张子含咳嗽了几声,再次看向顾楚,只不过这一次,他似乎聪明了许多。

“是不是你杀死了你的继父?”

他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边上的人面面相觑,这次参加这个故事的读者都怎么了,一个个不是杀奶奶就是看着亲爸杀亲妈,现在还跑出来一个杀继父的。

不过,张子含之前要问的,就是这个问题吗?

“不是。”

马大军确实不是她杀的,不过她在其中一个故事里,杀了马大军的鬼魂。

所以给出这个答案的时候,顾楚还是有些犹豫的。

这在部分人眼中,是心虚的表现。

江信在一旁发出赫赫的笑声,眼底几乎涌出来的兴奋和癫狂恨不得直接把顾楚给淹没了。

“还是老规矩,看一段视频。”

张子含捂着胸口,眼睛直勾勾得看着顾楚所在的方向,然后将一个U盘交到蒋星晨的手中,让他将里面的视频放出来。

“艹!让她小娘皮滋滋滋滋——在滋滋滋我了,那个黄脸婆也是长胆子了,还敢盯着我,她以为她能管住老子吗,呸,吃白食的玩意儿!”

视频中,一个中年男人戴着安全帽,坐在一个施工工地高楼还没封起来的窗口处,嘴里念念有词。

视频似乎出现了什么问题,男人说的话出现了好多消音以及卡带的滋滋声。

“他妈的,老子就不信找不到机会。”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烧刀子,猛的灌了一口。

“哈——”

“改明儿把那个臭婆娘滋滋滋,老子好好滋滋滋滋——。”

还是一堆滋滋声,根本听不清他说话的内容,目前看起来,似乎是这个男人和他老婆有什么矛盾?

视频里的内容继续,只见喝完酒的男人踉跄着起身,准备将安全绳系到身上,然后进行高空作业。

可没等他站直身体,画面里出现了第二个人。

来人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宽大的帽兜将他的面孔遮挡住,只依稀看得见下半张脸。他的个子很高,高大的身体,宽厚的肩膀,加上本就宽松的衣服,让这个背影看上去格外安全可靠。

“是你……”

不等男人把话说完,对方伸出手,轻轻一推。

“你该死!”

低沉微哑的声音,紧接着是重物坠地的声响,以及从楼下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杀人者并不眷恋,很快转身,在他转头的一刹那,大家看清了藏在帽兜阴影下的半张面孔。

略尖瘦的下巴,嘴唇不薄不厚,呈现微粉微白的颜色,高耸的鼻梁一半藏在帽兜的阴影里,这分明和他们眼前的顾楚有六七分相似。

剩下的一点差距,可能是因为以前比较青涩,而现在她已经成年了吧。

所有人都觉得杀人的就是顾楚,而且受害者在死亡前的那句“是你”也证明了他认出了来人,也是,继父怎么可能不认识自己朝夕相处的继女呢。

顾楚为什么要杀她继父?

难道对方做了什么让她深恶痛绝的事情,比如伤害了她妈?

从之前的对话来看,夫妻俩的矛盾似乎不小呢,但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杀人吧。

不管这些读者本身是什么样的人,这会儿一个个用谴责的眼神盯着顾楚,仿佛她做了什么最大恶极的事情。

“赫赫赫。”

江信还在那里怪笑,他也不防着顾楚了,直接在纸条上写下了假话这两个字。

最后的投票很显然,被判定为假话。

“继续。”

张子含脸色苍白,洗牌的动作都有些迟钝了。

“要不先休息一会儿吧,下午继续没完成的三组游戏。”

这个时候,蒋星晨开口了,他的眼神在顾楚和江信身上划过。

《十万》的危机从来不只是在夜晚出现,白天相对来说安全一些,但不是绝对安全。

蒋星晨恶意的眼神似乎是准备看顾楚和江信在休息的这段时间里死掉,剩下的几个人继续没完成的休息,正好张子含也能少洗两张牌。

除了即将遭遇危险的当事人,其他人大概都是乐意的,毕竟对他们来说,遇到危险的时间又往后推迟了几个小时。

“好。”

张子含看了看江信,又看向顾楚所在的位置,这一次,他停留的时间有些长,不过他最后还是同意了蒋星晨的建议。

于是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离开了桌游室,在起身的时候,顾楚敏感地闻到了一丝血腥味,味道是从面具男的身上传来的。

要不是顾楚僵尸的血脉对于鲜血味道格外敏感,她恐怕还发现不了。

可是面具男一直好好坐着,他到底是什么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