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诱捕心动 > 第1章 好久没见他

第1章 好久没见他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诱捕心动》作者:南轻歌【完结】

文案

1.

司意寒贵为宁城名流之首,作风严谨挑剔,不近女色,谁也没想到他会看上苏娆那种行事高调又张扬的女人。

苏娆和司意寒在一起不为别的,只因他是苏语薇做梦都想得到的男人。

苏语薇是苏娆的继妹,八岁那年来到苏家,表面装得乖巧无享,背地里却处处陷害苏娆,惹得苏烧在学校的名声越来越差。

后来,苏娆开始学走苏语薇的绿茶路线,让她无路可走。

在苏语薇还在计划怎么向司意寒告白时,苏娆已经可以自由进出司意

寒的家。

2.

关系曝光后,苏娆当着苏语薇的面肆意秀恩爱。

司意寒在场时,她说话娇滴滴,柔弱得不能自理,与平日在苏语薇面前简直判若两人。

苏语薇忿忿不平,试图向司意寒戳穿苏娆的真面目,他却置之不理。

之后,司意寒反而更将苏烧宠上天。

不仅为苏娆购置豪车别墅,将奢侈品牌一网打尽送到苏娆面前,放纵她在白讨衫的领口留下唇印,还带她去世界各地游玩,出席重要的商业活动。

苏语薇对此嫉妒得抓狂。

3.

所有人都认为司意寒是贪图一时新鲜,时间长了就会厌烦,连苏娆自己己都这样觉得。

结果等来司意寒的求婚。

他将苏娆堵在走廊,目光幽深看着她,“演了这么久,该换个角色了。”

苏娆与其对视,心慌意乱。

他缓缓倾身,附到她耳畔,“来演司太太。”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情有独钟天之骄子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娆,司意寒┃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不断被套路的霸总×小狐狸

立意:勇敢热爱

第1章

秋日晚八点,夜色如浓稠的墨,覆盖着偌大的宁城。

服务生推开酒吧包厢的门,苏娆走进去,正在聊天的大家目标一致的朝她看去。

放下手里拎着的限量款蒙田包,苏娆脱下风衣随手挂到衣架上。

她穿着十分简单,里边不过是一件咖色的V领针织衫,身材却凸显得异常火辣,银色细琏悬在精致瓷白的锁骨,随动作轻晃,看得在场男生心潮澎湃。

从包里拿出包装精美的礼盒,苏娆径直走向今天生日的主人公。

“夏晴,生日快乐。”

苏娆一开口,魅惑的嗓音更引得男生激动。

女生很少有如此低沉的声线,空灵而清澈。

有位女生很有眼力见的腾出空,苏娆顺势坐在夏晴旁边,将礼盒递给她,“出差的时候看到这条项链很适合你。”

“你在外出差,特地为我赶回来,有这份心意就够了,还带什么礼物。”

夏晴笑着去拆礼盒。

坐在夏晴旁边的女生脸色微微有变,她的余光瞄着礼盒上的英文Logo,目光更沉了几分。

苏娆还真是舍得,一出手就是高奢品牌。

“原来你说的好朋友就是我姐,我都不知道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苏语薇端起酒抿了口,目光中隐隐带着不屑。

听苏语薇阴阳怪气的语调,夏晴坦然解释,“我入职的新公司和苏娆姐的公司在同一栋写字楼,之前碰见就一块吃了顿饭,后来我在工作上遇到麻烦,是苏娆姐出面帮我解决的,一来二去自然就成了好朋友。”

说话间,她将项链在掌心摊开,看着那熠熠璀璨的蓝色钻石,难以掩饰内心的喜悦。

“苏娆姐,这个牌子的项链可不便宜,你太破费了。”

夏晴将项链放回盒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苏娆送她的礼物和苏语薇送她的放到了一起。

苏娆轻扯红唇,“友谊可不能用金钱衡量。”

看到苏娆的笑,苏语薇只觉得她的笑里充满了得意。

苏娆一定是在报复她。

她从来都是这样,逮到机会就来膈应她,将她曾经对她做过的事情全都还回去。

苏语薇回想到她最初进苏家的时候。

有天下午,苏娆请了邻居家的小孩子到家里玩过家家,她们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

苏语薇站在门侧偷偷的观察她们,看到她们起了争执,她立刻走进去,假意安慰苏娆的那位小伙伴,带她去了她的房间,将自己的零食与玩具全都同她分享。

无论谁都喜欢和能让着自己又大方的人一起玩。

后来,她们成为了好朋友,而苏娆却成为被排挤的那一个。

那天晚上,苏语薇甚至还挑衅地对苏娆说:“你的爸爸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

看到苏娆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她畅快极了。

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又如何?还不是被亲生母亲抛弃了?

苏语薇回过神,看见俩男生挤过来和苏娆搭话,问她有没有对象。

这俩男的都是花花公子,没一个靠谱的,苏语薇勾唇笑了声,“我姐姐还是单身呢,你们能追到手算你们有本事。”

“她是你姐姐啊?”

“你有这么漂亮的姐姐怎么不早点介绍给我们?”

俩男生一唱一和地问。

苏语薇和苏娆的大学虽然都是在宁城上的,但四年来无半点交集,她们一个上了顶尖的宁大,另一个上了普通二本。

怕被同学嘲笑,苏语薇从来都不敢说她有个在宁大上学的姐姐,夏晴知道,还是因为她俩去校外吃饭,无意中撞见了苏娆。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苏娆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彻底浇灭了希望。

其他人都十分错愕。

“你妹不是说你没对象?”

“不会是为了拒绝我们故意找的借口吧?”

苏娆眉梢轻挑,从手机里找出一张照片。

她靠在一个男人的胸膛上,笑得很甜。

男人只能看得见下巴和喉结。

苏语薇还没能仔细多看两眼,苏娆便飞快收回手机。

男生们流露出一脸惋惜。

夏晴好奇追问:“苏娆姐,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啊?”

“就一普通人,别多问了。”苏娆轻描淡写地回答,似乎是不愿多提。

听闻,苏语薇悬着的心瞬间放下了。

她就知道苏娆的男朋友一定是没多大本事的穷光蛋,不然她早说出来炫耀了,还会藏着掖着?

“光看下巴就觉得你男朋友一定是个帅哥呢,苏娆姐,你太谦虚了,真普通的话你也看不上他吧。”

苏语薇抢在苏娆前面开口:“我姐姐可是个善良的人,说不定她就爱扶贫呢。”

尽管大家都看出来她们姐妹俩关系不好,听苏语薇讲这么侮辱性的词语,还是很震惊的。

场子骤然冷下来,夏晴不想让她的生日聚会搞得不愉快,连忙站起来热场,“我们大家来唱歌吧?我先打个样。”

-

酒过三巡,苏语薇揉揉额头想要离开,一女性好友突然推门进来,激动对她说:“猜我刚才去洗手间看到了谁?”

“你暗恋的男神?”

“不是我的,是你的。”

苏语薇的神色瞬息万变,她连忙整理一下头发,又问好友自己的妆容如何。

“没问题,你放心去吧。”好友拍拍她的肩膀,“今晚可是个好机会,千万别错过。”

苏语薇深呼吸,快步走出包厢后,直奔洗手间的方向。

内心向上天默默祈祷着,司意寒还在那个地方,一转身就看见了走廊尽头的他。

纯黑衬衫包裹着颀长的身形,暖色灯光倾洒在周身也无法融化身上的寒意,脸上神色清冷,平添几分侵略性极强的压迫感。

好久没见他,苏语薇的心跳得飞快。

她快速调整唇角的弧度,展现出最完美的姿态走向他。

“司……”

只讲出一个字,就被手机铃声打断。

司意寒明明没给苏语薇一个眼神,她却装作很体贴的模样说:“没关系,你先接电话。”

看到男人背过身去,苏语薇长长呼吸了一次。

此时此刻,她紧张得全身都在冒汗,大脑仿佛空白了一样。

司意寒这通电话打了不知多久,苏语薇脚下踩着一双十公分高跟鞋,累得脚踝都酸了。

她抬起脚想活动下,谁知面前的男人突然回过身,苏语薇反射性地放下,差点没把脚崴了。

“司少,我们俩又见面了,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我,两个月前我们在酒会还遇到过一次,只是没能和你说上话……”

司意寒站在原地没动。

看似在听苏语薇讲话,他的目光却在望着她的身后。

苏娆扭着纤细的腰肢而来,长卷发随意散在身侧,高跟鞋清脆的声响一下一下回荡在寂静的走廊。

目光和司意寒对上,她的食指与中指抵在唇边,送了个飞吻给他,之后却是头也不回走进了洗手间里。

苏娆打开水龙头,在哗哗的流水声下还能听见外面的声音:

“我们可以加个微信吗?”

许久都没回应,苏娆关上水龙头,从手袋里拿出口红,慢条斯理补下唇妆,从镜中看见苏语薇以颓败的姿态走进来。

她俨然也是没想到苏娆在里面,一瞬间露出震惊。

刚刚的注意力都放在司意寒的身上,尽管听见身后有高跟鞋的响声,苏语薇也没去回头看。

“妹妹,微信要到了吗?”苏娆缓缓转身,后背抵在洗手台,笑着拧上口红。

苏语薇暗中咬牙,走到苏娆旁边的洗手池,放开了水龙头。

苏娆正要走,忽然听她说:“我看男人的眼光高,自然是难追了点,总好过姐姐你去扶贫。”

抽出一张擦手纸,苏语薇仔细擦了擦手背,神色中透着几分讥诮。

苏娆什么话都没说。

打脸就像弹簧,压得越狠弹得越凶。

总有一天她会知道自己是个跳梁小丑。

-

深秋的天,温度变化总是很快,从酒吧出来,苏娆拢紧风衣,将垂落的碎发掖到耳后,走向一辆黑色的宾利。

车里没开灯,视线昏暗,只有路边的几缕光幽幽照进来,熟悉的木檀香随车门打开扑鼻而来,清冽而怡人。

“跟拍任务突然取消了,就提前回来了,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呢。”

伸手将包放到后排,苏娆主动向他解释出差提前回来的原因。

眼神捕捉到他的手去搭方向盘,苏娆飞快握住,葱白的手指慢慢滑入他的指缝,身体朝他靠过去。

女人的幽香与木檀香缠绕着,丝丝缕缕,拉扯出暧昧。

“八天没见了,想不想我?”她轻挠他的手背,似在提醒要给出一个满意的回答。

“想。”

“那怎么刚刚要开车,没有亲我呢?”

苏娆的声音里带着委屈似的,说完就要放开他的手,然而转瞬间就被拉入男人炙热的怀抱里,被他吻住。

唇瓣相碰的瞬间,车窗外有隐约的聊天声传来:

“我顺路送你回去吧。”

“那就麻烦你了。”这是苏语薇的声音。

女人纤细的手指搭在男人宽阔的背脊,她的身体在他的攻势下柔若无骨。

一窗之隔,他们在热烈的接吻。

第2章

上次和司意寒深入交流还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苏娆醒来时看见男人宽阔的背脊,恍惚了数秒。

清晨的阳光很柔和,透过米色纱帘镀在他的肩头,被她指甲抓过的两道血痕尤为清晰。

这个男人似乎想要把空缺的时光补回来,疯狂野性,不知餍足。

外人眼里的他高冷淡漠,像是清心寡欲、无欲无求那般,只有苏娆知道,床上的他是有着怎样的反差。

交往这十个月以来,他的技术明显有突飞猛进的进步,让她在事后纵然腿酸,也会感觉很值。

伸手捞过床头柜上的手机,距离她定下闹钟的时间仅有两分钟。

赶在闹钟响之前将其掐断,苏娆悄悄起床进了洗手间,第一件事先检查脖子上有没有吻痕。

司意寒很喜欢在她颈间亲吻,听她求饶的声音在他头顶上方响。

这次比较克制,只有一点淡淡的红痕,并不明显。

尽管今天是周末,苏娆还是要工作,她所从事的杂志社是国内最顶尖的也是最权威的艺术周刊,不仅能接触到名流巨星,同时也能有幸和各大艺术家们碰面。

校招时,同班同学一多半向这家投了简历,最终录取的只有苏娆一位。

她在校成绩斐然这点不必多说,关键是对于时尚与艺术有最为独特的见解,让听惯了千篇一律回答的面试官们感觉很新鲜。

好不容易拿到这样一个令人眼红的工作,苏娆也很拼,不辞辛劳的跟着前辈外出跑任务,为自己积累经验,才进公司不到两个月就刷新了最快转正记录,同时也创作出全网备受好评的稿件,个人的大V号粉丝都破百万。

刷牙时,苏娆都没闲着,还在低头看群里发的工作任务,飞快打字进行回复。

一双手臂无声从背后环住苏娆纤细的腰,她咬着牙刷,从镜中看到那抵在她肩上的脑袋。

司意寒的脸埋在她的颈间,呼吸异常灼热。

苏娆漱了口,“是我吵醒你了?”

他没回答,只问她想吃什么早餐。

“九点前要赶到美术馆采访一位老师,我没时间了,门口买个三明治在路上吃吧。”

苏娆说完,问他今天有没有安排,“我们都好久没约会了。”

听到她后面那一句,司意寒将他原本的回答咽回去,“没有,你忙完随时联系我。”

听闻,苏娆心满意足的笑了,踮起脚尖要去亲他,司意寒侧头躲开,“没刷牙。”

“我又不会嫌弃你。”苏娆嘟哝着,亲了他的喉结,“我下午应该就忙完了,到时联系哦。”

敏感的位置被撩拨,司意寒的眸色晦暗几分。

“你这样,会让我舍不得放你走。”

察觉到危险的气息,苏娆抬起他的胳膊,立刻从他的臂下溜走,“我去换衣服了。”

踏出门的那一刻,苏娆唇角勾起的完美弧度顷刻间消失不见。

-

路上堵车,来到美术馆时已经九点三分,苏娆进到大厅就看见她的顶头上司文锦蓉。

公司内部最近在流传,文姐和她老公夫妻生活不和谐,正在闹离婚,所以她这两天才像更年期提前了一样,逮到手下员工一点错处就开始大发雷霆。

苏娆经常会好奇,他们是怎么知道人家夫妻生活合不合的?这种事情文姐她会自己朝外说吗?搞得好像趴人家床头亲眼看见了似的。

“你迟到了十三分钟。”苏娆一到面前,文锦蓉就举起她的劳力士对向苏娆,“我是不是告诉你,至少要提前十分钟到?还好现在林老师他还没到,要不然你让人家等着你?”

“抱歉,文姐。”苏娆不想解释她路上遇到连环追尾堵得水泄不通,上司只会当她是在狡辩,“我下次一定提前三个小时出门。”

文锦蓉重哼了声,还要再说什么,结果电话响了。

看到是林老师的助理打来的,她急忙接通,语气一瞬间变得温柔又婉转。

但没说两句,当对面的人提到打这通电话的目的时,她的语调紧接着拨高,“什么?林老师来不了了?”

苏娆欣赏着文姐的变脸,看她又讪然笑着说:“是是是,身体要紧,一定让林老师好好休养,我们以后合作的机会还多得是。”

要挂电话之际,文锦蓉没忘记问:“林老师住哪家医院啊?”

“………”

“我们理应去探望的,您千万别客气。”

“………”

“好,那等会儿我们就去。”

挂了电话,文锦蓉咬了咬牙,对苏娆说:“林松原突发肠胃炎来不了了,现在打吊瓶呢。”

苏娆刚刚都听见她说了什么,直接问:“那我们现在出发去医院?”

“都知道他住院了,不去探望能说得过去吗?”文锦蓉气坏了,忍不住骂,“明知道今天要接受我们杂志社采访,还把自己搞进医院,真会给人添麻烦……”

-

先去商场买了名贵的补品,之后苏娆随文锦蓉来到市人民医院。

上午是探望病人的高峰期,来来往往人特别多,电梯口放眼一望人头攒动。

苏娆左右手各拎着一个礼盒,里边的东西不多,包装下的功夫可不小,沉甸甸的,不知道有几斤重。

进去病房时,林松原的助理正在喂他吃饭,文锦蓉的态度可谓热情至极,将礼盒从苏娆的手中